美国将禁止关键医疗物资出口:防止资源转移到国外


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“看来欧洲也开始暴发了。”3月14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,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8个小时,在俄罗斯关闭国境前顺利抵达。这时的杨勇还不知道,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难忘而特殊的体验。

俄罗斯朋友送的两个口罩 (受访者供图)

土耳其红新月会还表示,捐献者必须曾经患有新冠肺炎且已经痊愈,在治愈14天后才能捐献血浆。目前只接受年龄在18-65岁之间,身体健康,没有艾滋病等其他传染病的捐献者捐献血浆。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原来,这家名为Residenza La Fontanella的养老院日前爆发新冠疫情,然而护理人员数天前集体逃离,造成老人至少两天无人看护。

特蕾莉亚说,自己的奶奶并非因为肺炎而去世

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:“吃了睡,睡了吃,估计要长胖了。”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。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,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。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,很喜欢他,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。

“被俄罗斯人留宿,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”

3月5日,杨勇进入法国。“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。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,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。”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,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。